20090302145910-1672801892.jpg

  紐約馬拉松,其實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!

  我一直很喜歡宮藤官九郎的作品,一直從池袋西口公園,一直到現在跨足電
影,或許那種強烈的個人風格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,評價有褒也有貶。但是個人
認為這種打自內心嘲笑現實世界的面貌,不同於美式的黑色幽默,正恰當好處地
表達出日本人獨特的社會壓抑。

  就像Punk對現實的反擊一樣,簡單的吵雜樂章,或許可能還聽不懂到底在唱
殺小,而這種聲音從最底層竄出,有點像蚊子一樣,嗡嗡聲吵個不停,但總能吸
引你的注意力。很高興的電影裡沒有摧毀Punk的真正本意,是回歸最基本面。

  一定會有人聽到覺得很吵,一堆人批評,這才是Punk存在的意義(笑)。

  不單純的中年大叔們跟宮崎葵,在莫名其妙的際遇下開始巡迴演唱。用膝蓋
想也知道結果會很糟,爛到會想笑的那種。一貫的用回憶跟現實的不對稱,慢慢
把少年手指虎的故事講出來。我覺得這是宮藤官九郎擅長的手法,把看起來很零
碎的記憶,從故事一開始到結束,慢慢的拼湊起來,最後才有一個完整個輪廓,
雖然不至於有拍頭大喊:原來如此阿!那種感覺。但在整個過程中,思緒會被不
自主帶進去,好像腦袋的頻率慢慢跟故事節奏同步化。

  故事內容沒有很深刻的大道理,但這不就是故事嗎?我喜歡這種單純不要夾
雜太多導演主觀意識的電影,其實日本片跟歐洲片都有類似風格,從很小的點出
發,但敘述的很深刻,彷彿就是發生在你周遭,就是這種感同身受的共鳴。

  記憶最深刻一段,當大叔們跟年輕樂團起衝突的時候。沮喪、憤怒,但沒有
絕望,會生氣就代表很在意,即使氣喘如牛也要奮力一搏。憑什麼要被這個虛假
的世界嘲笑?還要笑著臉去面對。可以選擇悶不吭聲的自怨自哀,也可以掄起拳
頭重重反擊,計較的是那一口想呼吸新鮮空氣的自由。

  不過,在車上放屁還是要繳錢,要不然小葵會生氣。

  小葵的男朋友,我覺得算是比較重要的支線。很多人其實不知道自己對於喜
歡的定義是什麼,卻可以容忍許多令人無法接受的事。默許這些的同時,也不願
意聽見別人的看法,因為害怕這些話真的驗證了自己的疑慮。這種好笑的事不是
一再發生嗎?

  最後,Sid還是最棒的(茶)。



創作者介紹

Jchilles

Jchil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