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傷之後整個作息很詭異,現在又睡不著,只好繼續打後記。剛剛突然想到
後記這個名詞,似乎是拿來作為整本書或是整個事件結束後,才會冒出來的玩意
。既然如此,這後記應該是給那成堆的照片以及這兩天發生的事做個結尾。

  第一天真的有點緊張,還挺怕跟人裝熟,所以活動開始前一天逼自己一定要
去現場試拍一下抓感覺。那天只能說,幹,沒半個認識,慘了,除了中原自己人
之外,還有淡江一部分的人,元智一部分的人,其他根本沒打過幾次照面,更別
說講過話了。

  我一直覺得「陌生」是個很難跨過去的鴻溝,但是跨過去之後就可以四處行
走,意味著凡事都要有個開端。如果圖像是個語言,鏡頭就是兩個人之間的鴻溝
,因為隔著這層媒介讓人與人之間似乎多了陌生,一方不知道自己會留下什麼在
這鏡頭裡,一方卻是需索無度的隨意窺探著這個視窗。如果要打開這把鎖,似乎
只有"信任"可以突破,或者是"好奇"。



創作者介紹

Jchilles

Jchil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