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810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大傷之後整個作息很詭異,現在又睡不著,只好繼續打後記。剛剛突然想到
後記這個名詞,似乎是拿來作為整本書或是整個事件結束後,才會冒出來的玩意
。既然如此,這後記應該是給那成堆的照片以及這兩天發生的事做個結尾。

  第一天真的有點緊張,還挺怕跟人裝熟,所以活動開始前一天逼自己一定要
去現場試拍一下抓感覺。那天只能說,幹,沒半個認識,慘了,除了中原自己人
之外,還有淡江一部分的人,元智一部分的人,其他根本沒打過幾次照面,更別
說講過話了。

  我一直覺得「陌生」是個很難跨過去的鴻溝,但是跨過去之後就可以四處行
走,意味著凡事都要有個開端。如果圖像是個語言,鏡頭就是兩個人之間的鴻溝
,因為隔著這層媒介讓人與人之間似乎多了陌生,一方不知道自己會留下什麼在
這鏡頭裡,一方卻是需索無度的隨意窺探著這個視窗。如果要打開這把鎖,似乎
只有"信任"可以突破,或者是"好奇"。



Jchil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半趕鴨子上架的完成兩天一夜的拍照任務,新手上路總是屍,如果要嚴格挑
剔的話,我想有一半以上的內容是不及格。究竟是以人為主還是要以活動內容為
主?我真的很想把每個人都攝入鏡,但是一開始就遇到挫折,因為有些人看到鏡
頭會躲,而我又是長短鏡頭交替在用,如果用長鏡頭就比較不會被人害怕討厭,
但換裝時間真的不充裕,時間總是一秒一秒再流失,活動這東西,看起來就像在
跟時間賽跑。

  結局就是長鏡頭用太少,話就就只能則近做選擇。我還挺喜歡接近人群的互
動,有些人真的很給面子,看到鏡頭會笑或做動作,這種我臉一下就記起來了;
最後整理照片的時候就發現一個奇怪的慣性,常常出現一些熟面孔,不知道該用
什麼理論還套用,因為我都是隨機挑選對象入鏡,簡單來說就是隨意,讓自己像
再參加整個活動,頭轉來轉去看到一些有趣的人,或許是一個有趣的動作,就馬
上拍下來,結果發現都是差不多的人出現...我絕對不是跟拍變態阿...

  再來我不喜歡事件流動的太頻繁,太多動作讓我整個被灌爆...相對我比較喜
歡等待的場景,空間已經安排好了,我想做的是在那邊等待事件的發生,但是活
動就完全不一樣,什麼都是瞬息萬變,唯一可以好好取景的只有拍團照的時候,
但是這又需要隊輔的配合,如果兩個隊輔我都不熟,那種狀況真的很難貼近...



Jchil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Oct 03 Fri 2008 09:25
  • 胡扯

  有時,不知道自己在追逐的是快樂還是難過的調味料,總是會經常停下腳步
檢視。無依無從,那是可怕的感覺,你永遠知道有什麼是無法割捨。無理取鬧,
或許當下早就覺得自己很糟,之後只是對自己任性的凌虐。

  我找到一些讓自己難過的東西,一一檢視,連帶著牽連起其他的拉哩拉雜,
想笑,但是抽動一絲嘴角都是那麼不便。漸漸的,新的習慣取代了舊有的,那
經歷過的看起來不是那麼無用,全新的折磨等著體驗,全年無休入場卷。

  呢喃,也許日記就像是每天的碎語,不期待裡面有什麼突破性,也許三年後
回來看還有爆炸性的恍然大悟可言。這些都是對自己而言,願意聽別人呢喃的人
很酷很偉大,來信,我願意下跪感恩。

  最近在看偷書賊,才到一半,裡面有好多平常不會注意的小關鍵,一些曾經
在腦海中跑過一次,但是一定要有人寫出來才會拍案叫絕的人類行為模式。

  人類就是在這麼多無聊人士蒐集情資的狀況下才顯得可愛。



Jchil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